2015年9月3日 星期四

南京大屠殺和慰安婦 Nanjing massacre and comfort women


【莫忘歷史 ☞ 南京大屠殺和慰安婦】

    (❦❧ 前車之鑑、後事之師 ☞ 佛教徒應該正視歷史,而不是逃避歷史。雖然,佛教徒不主張仇恨、以暴制暴、以眼還眼;但是,面對歷史可以避免以後的錯誤、懊悔,和更多的遺憾,是對自己命運、過去和未來,負起責任的一種表現!換言之,誰不肯面對歷史,誰就是沒有出息的民族!)

    大尉宮本:“這是個沒有出息的民族,五千年的歷史,對他們來說沒有什麼用;只有建立大東亞共榮圈才有希望。”

    這個大尉宮本所犯的強姦罪很多。為了保證日本“皇軍”身體和生命安全,日本政府還組織和支持這樣的一種集體強姦方式,即強迫中國婦女做日軍的慰安婦……在軍郵信件中,宮本還向吉川資炫耀了他在南京強姦中國慰安婦的感受:

    吉川資君:……

    慰安營是用木板搭的簡易房子,離下關煤炭港不遠;裡面關押著近300名慰安婦,毫無疑問,她們是這次勝利的戰利品,也是在當地徵集的女人。

    我們到達時,她們已經全部被強暴得溫順了,如同一群貓臥在地板上,守著炭火,一絲不掛,也不收費,只是等待著我們上去。有的餓得一點力氣也沒有了,也許是怕她們跑還是怕她們掙扎,每個士兵都發了一個飯糰子,說是捎給你干的女人,這是她們全天的口糧。女人們見到飯糰子,紅了眼,奪過去就吃,全然不顧我們在她們身上幹什麼。

    我們得到了中國的首都,也得到了首都的女人;“這是個沒有出息的民族,五千年的歷史,對他們來說沒有什麼用;只有建立大東亞共榮圈才有希望。”

    在我們接受慰安時,外面響了一陣槍聲;後來聽說是有人來劫奪這些慰安婦,結果被全部打死。待我們集合等待離去時,又有80多名當地女人被押進來,填補有些體力不支的慰安婦位置。

    今天寫到這裡,長官說中國很快就要投降了,這樣,明年三四月就能返回本土了,也能和你在一起了。

    宮本

    昭和十二年十二月十六日/南京


 

    發信者這樣津津有味地炫耀著,相信收信者在另一地也在不斷地分享著、羨慕著他們的強姦生活。

    日本人民有沒有戰爭責任呢?我們慢慢看下去吧!當時,在戰火快要燒及日本本土時,東京一位年過六旬的老人因兩個兒子都在前線「玉碎」,便在街上自焚身亡,死前一邊啕號大哭,一邊高呼:「大東亞聖戰勝利了!大日本帝國萬歲!」這個老人竟絲毫也不對給他家帶來巨大災難的日本帝國主義表示憤恨,卻依然擁護他的國家的侵略戰爭,認為失去兩個兒子是值得的、光榮的,但另一方面,由於人之常情,他又為兩個兒子感到悲痛,更因為對他國家的前途感到極度的失望,所以臨死前那麼啕號高呼。他心裡說不定還有另一種意圖,即妄圖用他的死來激勵其他日本人,使他們更加奮勇地去戰鬥,同時還不死心,還希望他的國家取得最後勝利。

    1945年8月15日,天皇裕仁宣佈投降後,東京的居民千百戶人家來到二重橋外,家家戶戶的老小跪伏在地,面對皇宮,叩頭遙拜,痛哭不已。有的人在激憤中剖腹自殺,還有的竟全家老小三輩共同自刎,以死報國。東京青山通有的全家臥軌自殺。橫濱一所小學聽到天皇投降詔書後,校長便帶領一群小學生集體投海自盡了。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做呢?因為他們狂熱地、堅決地擁護的侵略戰爭已失敗了,他們絕望了,憤怒了,才做出了這一幕幕其他國家無法比及的事來。但是,對於這些事,中國人卻輕描淡寫地說那是少數現象,大多數日本人是歡迎日本投降的。我只能同意這句話的前半句,而不同意後半句。不錯,相對來說,那些事是少數,但卻具有典型意義,那些事正說明了日本是整個民族(包括日本人民)都對日本投降感到絕望和憤怒的。不是這樣嗎?難道要日本所有小學的校長和學生都投海自盡了,日本所有的人都自殺了,才能證明日本人民是擁護日本的侵略戰爭的嗎?日本那些令人驚駭的事很顯然是日本人民擁護戰爭的典型表現,是屬於日本整個民族方面的,而不是屬於只代表「少數」部分人的那方面的。

    我們再來看看日本軍隊。說到日本軍隊,中國人自然都會表示強烈的憤怒。日軍在中國燒殺淫掠,無惡不做,他們好鬥成性,瘋狂野蠻,殘忍無情。只要看看這些士兵(從日本人民中來的人),那麼,再要把日本人民說成是善良的、反對戰爭的,只怕是難於令人信服的。1932年9月16日中午,200多名日本守備隊和憲兵隊將平項山村子團團包圍,將全村3000多名男女老少逼趕到平頂山下的一塊草地上,用六挺機關鎗對他們進行了瘋狂的掃射。人群一排排倒下去,一霎時血肉橫飛。一陣槍殺之後,那些殺人惡魔唯恐不能斬盡殺絕,又讓漢奸用中國話喊:「鬼子走了,跑哇!」倒在血泊中沒有被打死的人聞聲一動,機槍又響起來。接著,日軍又檢查屍堆,發現尚活著的人就用刺刀扎、戰刀砍、手槍打。一名日軍用刺刀挑開一個孕婦的肚子,扎出了嬰兒,挑在槍尖上取樂。看看日軍是何等的野蠻惡毒,居然「檢查屍堆」,居然挑開「孕婦的肚子,扎出了嬰兒,挑在槍尖上取樂」。如果日本人民真的是「善良的」,那麼他們的子女在戰場上是不會表現如此殘忍的。再看南京大屠殺,這場大屠殺奪去了三十萬無辜中國人的生命,更為可恨的是,在這場大屠殺中,每天至少有1000名婦女慘遭**、輪姦和姦殺。在這場無恥至極的污行中,連老人和少女也不能逃脫它的魔掌。據南京敵人罪行委員會調查:「……凡被日軍所遇見之婦女同胞,不論為高齡老女或少女幼女,幾均不獲免……據主持難民區國際人士之粗略統計,當時本市遭受此種凌辱之婦女不下8萬之多,且**之後,更施以剖乳、刺腹種種酷刑,必置之死地而後快。」一位當時從南京逃出來的女同胞說:「當敵人初來的時候,只要看見婦女就拉,不管老少,更不問白天和夜間,因此,上自五六十歲,下至八九歲的女同胞,只要被敵人碰到無一倖免。」1937年12月26日,一個11歲的幼女在金陵大學院內被日軍輪姦致死。目擊者說,她的兩腿之間腫裂並沾滿血污,死後的樣子慘極了。另又據一位目擊者說,日軍對中國婦女:「有時用刺刀將奶子割下來,露出慘白的肋骨;有時用刺刀戳穿下部,摔在路旁,讓她慘痛呼號;有時用木棍、蘆管、蘿蔔塞入下部,橫被搗死,日寇則在旁拍手大笑。」(本段事跡均引自《為什麼日本不認賬》)日本人的罪行罄竹難書,本段所引只是其中萬一而已。

    在此,我想問問中國人:「如果日本人民是善良的,為什麼日軍又如此殘忍野蠻?難道是『善良的』日本人進部隊後被教育成這個樣子麼?」恐怕不是這樣。日本部隊恐怕還沒有這樣大的能力,在驀然間就能將如此之多的「善良的」日本人變成一群群惡魔。那麼只能是日本人在進部隊前(換句話說在民間時)就是一個個惡魔,在進入部隊後才會如此無恥、野蠻、凶殘。正如美國著名女人類學家本尼迪克特在其名著《菊與刀》中所說:「據說徵集兵一旦接受了軍隊教育,往往變成另外一個人,變成『真正黷武的國家主義者』。但是這種變化並不是因為他們接受了極權主義國家理論的教育,也不是由於被灌輸了忠於天皇的思想……在日本家庭生活中,受日本式教養並對『自身』極其敏感的青年,一旦陷入這種環境,極易變成野蠻……這回就使他們自身變成精於折磨別人的人。」我們說日本人民是善良的,又有什麼說服力呢?

    一個參加過南京大屠殺的日本兵宮本在1937年12月16日寫給家人的信中說:「我們得到了中國的首都,也得到了首都的女人;這是個沒有出息的民族,五千年的歷史,對他們來說沒有什麼用;只有建立大東亞共榮圈才有希望。」看到這句話,那些認為「日本人民善良、友好」的中國人是否還得為他辯護,說他只是到部隊後才變成一個蔑視中國,讚揚「聖戰」的人?

    最後,我們來看看日本人民是怎樣歡慶勝利的。珍珠港事件後,日本舉國上下熱烈地進行了慶祝活動。東京、大阪、橫濱、京都和奈良2002等地連續三天三夜慶祝。人們奔走相告,交相讚頌,全國沉浸在一片歡慶的海洋之中。在皇居二重橋外參拜的人群如山如海,絡繹不絕。男人們手舉膏藥旗高呼:「天皇陛下萬歲!」甚至婦女也身著盛裝,前來祝賀,向皇宮深深鞠躬。這是一幅日本人民擁護日本侵略戰爭的絕好畫照。

    在二次大戰末,美國有一個人的話很生動地說明了日本人民是擁護日本的侵略戰爭的。這個人名叫埃德溫·萊頓,是一位畢生從事日本人心理學研究的教授。當時,美國要給日本投放原子彈,但此時的美國海軍上將尼米茲卻很是疑惑,因為在他看來,投放原子彈是非常不道德的,但是,如果不投原子彈,又難於使具有濃厚武士道精神和大和民族精神的日本人投降,因而,他便去問埃德溫·萊頓教授。這位教授說:「將軍閣下,在當今的日本,只有天皇有權使日本人停止戰爭,但即使對他來說,停戰也不是輕而易舉的事。如果他讓日本所有的婦女都剪去頭髮,或者叫國民們倒立起來,用手走路,他們都將照辦不誤。甚至如果他命令所有的男人都割去睪丸,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會從命。但是命令軍隊放下武器,卻又是另一回事。」於是,尼米茲打消了猶豫,決定投原子彈。這位教授的話說明,日本天皇的權威是極大的,但即使他仍難以讓日本人投降。可見日本人是擁護戰爭的。自然,日本人民也是擁護戰爭的。(後來的事證明了這位教授的話:裕仁宣佈投降前,遭到激烈反對)

 


    二戰時逃到美國的德國著名作家艾米爾·路德維希在其著作《德國人:一個雙重歷史的國家》中談及二戰時說:「……但是所有這些陳述,都沒有涉及德國人民應當負什麼罪責。」「但是在國內深入一步追究這場世界大戰的罪責,就會直接指向德國人民。德國人民多年來以默許的態度對待這場罪惡,現在要想說成是無所事事的旁觀者,或無辜者,這是徒勞的。」類似地,日本人民也不是「無所事事的旁觀者」,或「無辜者」。日本人民不是默許地,而是積極地擁護並積極地參與了日本對中國和對世界的侵略。而中國人卻硬要把日本人民說成是善良的、反對戰爭的,並且是無罪的,這只能欺騙那些用屁股思考問題的人。

    日本侵略中國的七十餘年中所犯下的罪行,磬竹難書。他們割占中國土地,勒索戰爭賠款,奴役中國人民,搶劫財產,燒燬房屋;姦淫婦女,上至老婦,下至幼女,無一倖免;割去婦女的乳房,用刺刀插入婦女的陰戶,挖出孕婦的胎兒;刑訊中國革命志士,槍斃無辜;對中國人進行集體活埋,或挖眼,割鼻,活體解剖……無所不用其極,給中國造成無比深重的災難和恥辱。對此,中國人卻認為只是一小撮日本的統治階級的罪責而已。這又怎能令人信服?日本從天皇到平民,從官兵到工農,從良女到軍妓,從老人到小孩,從知識分子到文盲……無一不在支持著日本的侵略戰爭;在侵略中國的七十餘年中,日本工人和農民生產出武器和糧食送給日本軍隊,並且其自身也成了日本官兵的主要來源,而這些官兵又是屠殺中國人民的直接執行者,日本人民的戰爭罪責無可推卸。

 
    (❦❧ 莫忘國恥 ☞ 前車之鑑、後事之師,如果,我們再遺忘歷史,不就像那日本兵所說的:“這是個沒有出息的民族,五千年的歷史,對他們來說沒有什麼用;只有建立大東亞共榮圈才有希望。”嗎?)

    ~資料來源:新加坡聯合早報網中日關係論壇

 
    ── 佛曆 2558.9.2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